蘭嶼,我回來看你了!

很想念蘭嶼,一直想回蘭嶼看看,自從民國六十九年二月離開之後,每次有與蘭嶼相關的任何訊息,總是會勾起我無限的回憶。

我在蘭嶼待了近十個月,那是我在花蓮南華營區下基地結束營測驗之後,全連分派台東據點駐防,連部在成功,其他三個排則分散在長濱、綠島、以及蘭嶼,綠島由於負責綠鳥監獄的外圍警衛,所以由陸官畢業的副連長率領一個加強排駐防,蘭嶼雖還有管訓隊存在,但我們是負責警總蘭嶼指揮部的一般外圍警衛,不需重兵駐防,所以由我這位少尉陸軍預官排長率領22位弟兄駐防,那時蘭嶼的兵力主要是警備總部的海防崗哨,陸軍就我們而已,所以當然我就是蘭嶼地區陸軍最高指揮官了囉!

蘭嶼十個月真的是我人生最快樂的一段日子,當時蘭嶼核廢料處理碼頭正由榮工處興建中,兩位中原畢業的同仁每天下工之後,就跑到蘭指部的籃球場打球,我當然很快就跟他們打成一片了,另外還有一位我國小五年級同班同學,我跟他的相認實在神奇,他當時在蘭嶼機場當安檢的外事警察,我第一個月搭飛機回台灣時,他正好休假回台灣,等我一個禮拜後從台灣回蘭嶼,他正好在機場值勤,我跟他打招呼,他竟然不知道我是誰?也難怪,我們只同學一年,他五年級時跟著當警察的父親轉到竹崎,一年後,我轉到嘉義市去唸書,所以他對我印象不深,他也喜歡打球,所以每天黃昏時就是我們的打球時間。

蘭嶼是一個旅遊的勝地,不過主要的景點就在海邊,各景點由環島公路連貫,環島公路全長約38公里,我不曉得繞了多少次,我排上有一台吉普車,由師部汽車連分派一位駕駛兵負責,每次長官來視查,當然我就要陪跑一趟,朋友來我也要全陪,兩個小時就繞完了,長官們就放他們在蘭嶼別館去渡假;朋友的話,我就帶他們,深入內陸探訪蘭嶼祕境,比如氣象測候站、南天池、北天池、紅頭溪溯源等,這些都要待個兩、三天的旅客才有福氣到訪。

那時蘭嶼還有警總的管訓隊,但不是想像的監獄管理,而是採用放牛吃草的管理方式,因為四週是海,也不怕跑掉,所以白天時常看到管訓隊員四處遊蕩,但在我們換防到蘭嶼約四個月之後,因為政府政策,蘭嶼不再設管訓隊,他們都要移監到泰源或綠島等處,好日子不再,人心惶惶,經常發生互相衝突,砍砍殺殺,我常去蘭嶼的衛生所就常看到在動傷口縫合手術。

蘭嶼的故事太多了,浮潛觀魚看到海鰻與你對峙、借管訓隊員的魚網半夜抓龍蝦那鮮美的滋味至今仍留在腦海裡、在芋田山溝裡隨手都可抓到鱔魚、辦個越嶺半島越野賽、為消耗庫存的子彈讓全排弟兄打靶打到怕、天池探險從懸崖的草堆裡滑落谷地看到蘭嶼人造船的大樹與基地、與當時女友(現在老婆)差點分手的事件、超級強烈颱風吹襲把我們營舍的窗框都吹跑了、還有那段至今仍讓我心裡難安的阿兵哥宰殺綠觿龜的事件、…,那天有空我該寫本『我的蘭嶼十月』來記念這段日子。

蘭嶼的快樂日子,就在隔年二月我們部隊要換防到馬祖的東莒而結束了,我一直沒再回去,這回我是搭GE飛機回去繞了一圈,我從台東機場起飛,越過海,紅頭在望,越過饅頭山,降落在蘭嶼機場,然後降低高度,沿著環島公路,逆時鐘方向繞了一圈,沿途經過紅頭、蘭嶼別館、衛生所、山腰上以前我駐防的獨立屋、蘭指部,核廢料碼頭、龍頭岩、野銀、東清、軍艦岩、雙獅岩、朗島、椰油、蘭嶼國中,GE飛機的速度慢不下來,沿途的景物隨著飛逝,但我的記憶卻一幕一幕的湧現,很快的,又回到機場,但我的思緒卻停不下來,隔了許久許久….,才回到現實。

朋友,以上是我的回憶之旅,情緒有點失控,請不要在意!還是回到現實,歡迎搭乖GE飛機來一趟蘭嶼之旅吧!當然首先你要先安裝好GE,然後設定好飛航控制器(工具/選項/遊覽)之下的遊速度(Tour Speed)設為0.1,遊覽暫停(Tour pause)設為0,相機傾斜角度(Camera Tilt Angle)設為60,相機範圍(Camera Range)設為2000公尺,速度(Speed)調到中間,然後下載這個蘭嶼導覽GE檔, Google Earth將載入這個路徑檔,請按三角形的tour play鍵,GE飛機會從台東機場起飛,越過海,紅頭在望,越過饅頭山,降落在蘭嶼機場,然後請按方形的stop鍵,並在路徑目錄下,選擇環島公路,接著再按三角形的tour play鍵,你將會降低高度,沿著環島公路,逆時鐘方向繞了一圈,然後回到蘭嶼機場,然後你可以按越嶺道路,從紅頭村穿越蘭嶼的中央山脈,直抵野銀,接下來,就你自已玩了,想去那裡就去那裡,除了不能潛水以外。

前幾天中研院的東波給了我上回他們去蘭嶼所拍的照片資料kml檔,在此表達我的感謝,我把它放在一起,你可以打開它,點選每個景點的照片觀賞,另外東波也提供了高解析度的航空照片,由於檔案太大,我應用圖檔金字塔分幅處理技術(SuperOverlay)處理好了,你Zoome IN 到某一程度,就有相對應的照片精度顯示。

6,639 total views, 2 views today

本篇發表於 GE 導航, GE 旅遊, GE 飛覽 並標籤為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蘭嶼,我回來看你了! 有 25 則回應

  1. 大白熊 說道:

    拜讀這篇文章後甚有所感!很高興小弟與版主都有過一段類似的經驗,以
    下是小弟多年前寫過的一篇短文,特摘錄片段以以饗諸君~~

    蘭嶼憶往

    那年初冬,我身穿草綠軍服、駝負著大背包,第一次踏上這座素昧平生卻
    嚮往已久的島嶼。東北季風將海浪一波波推向岸邊,拍打著珊瑚礁發出轟
    隆巨響;沙灘上一艘艘美麗的木舟有秩序的排列著,映著陽光,一下子吸
    引住我全部的目光;紅花綠葉的馬鞍藤佈滿沙岸;田裡的水芋正迎風搖
    曳,這一切壯闊的美景都是在臺灣本島前所未見的!剎那間,我心中充滿
    感動與歡喜,也感謝這一切的因緣,讓愛好旅行與攝影的我,能有機會駐
    身到這天造地設的國度裡。

    利用部隊裡休假的日子,偕同伴上山、下海、進入部落、走訪了島上的每
    一個可以到達的角落,獵取每個不忍錯過的美麗鏡頭,深深讚嘆於這座島
    獨有,特麗的自然生態寶藏,也領略了達悟族豐厚的雅美文化。自己也利
    用返臺的假期,遍訪書店,蒐集各類對於蘭嶼的報導與研究資料,拜讀了
    丁神父與三毛的「蘭嶼之歌」、攝影家王信與關曉榮的攝影集等大作,更
    加深了對這座島的濃郁情感!

    也許是上天體察了我的這份特殊喜愛,伴隨公務之便,接連的機會,讓我
    更進一步認識了許多位為地方默默服務,付出心力的朋友們…

    退伍時,曾因捨不得揮別,而在島上多留了三天。返鄉的行囊裡,溢滿了
    百感的情愁,除了懷念,還有許多放不下的關切與期許。相信任何一位曾
    經喜愛過她的朋友,都會和我有相同的感受!

    年前有機會到台東,還特地到成功漁港了解客輪營運情形(固然現今已有
    便利的班機飛航,我還是對輪船情有獨鍾),見老邁的蘭嶼輪依舊健壯地
    停泊於港灣;隔海凝望,總期盼能早日再回到島上,探訪屹立在金黃海岸
    對面,這暌違多年的老友。也衷心祝禱:蘭嶼—Orchid Island,能永遠
    保有,如同她美麗名字般的清郁與芬芳。

  2. steven0625 說道:

    大白熊

    看了你的回應,我很興奮也很高興!

    我想起唐朝王維的那首:『君自故鄉來,應知故鄉事,來日綺窗前,寒梅
    著花未?』
    我離開蘭嶼已經快27年了,人事全非自不在話下,但我從空照圖看到的,
    卻仍然景物依舊
    你應該離開蘭嶼不久吧?很想跟你聊蘭嶼事,可以的話請在留言板留下你
    的聯絡方式
    我很期待!

  3. bernaisthere 說道:

    看到蘭嶼
    不自覺就點進來看了
    我去年的九月離開那裡
    但心卻一直沒有離開
    暑假兩個月到蘭恩文教基金會實習
    原本寒假想要回去的
    但後來有一些事情
    所以可能春天會回去

    看到你所敘述的蘭嶼
    跟我所去的已有所出入
    陸軍已經沒有了
    只有海巡駐守
    紅頭的溯溪
    恐怕你會很失望
    六個部落的小海灣都有了水泥
    我也不知道
    或許就這樣讓美麗的蘭嶼島在你心中
    不要去回去看
    心會很痛吧
    青青草原在我回台灣之後
    被剃頭
    我也不知該如何形容我的感覺
    蘭嶼有一種很獨特的魔力
    可以將去過那裡的人
    悄悄地連接起來

    祝好

  4. Soheiki 說道:

    先收下蘭嶼導覽 GE檔
    預作功課
    我住台東縣已逾35年僅去過一次蘭嶼
    那次傍晚到不巧剛好遇上發佈颱風警報
    次日清晨又乘船返台
    預定本(6)月8日9日再去一趟
    多拍些照片與大家分享

  5. 葉綠素 說道:

    我也駐防過蘭嶼
    時間是在74年底
    不過和你正好相反
    我是從西莒換防回台東利嘉
    再從利嘉上蘭嶼接警總海防
    同樣是島
    蘭嶼少了前線的緊張
    卻多了幾番南洋的風味

  6. Steven 說道:

    to 葉綠素,

    托你的福,我又把我一年半前寫的這篇文章重看了一遍,往日的美好回憶又走了一回。

    你有再回蘭嶼嗎?或許真該如bernaisthere 的建議,把美好的回憶長留心裡,不用再回去了。

  7. dongpo 說道:

    何大哥
    為了教非洲學生如何用Google Earth和SketchUp,來到你的blog找資料,看到了這篇blog。其實這篇blog我早已看過,但現在身處異地,看到一個故鄉故事且一個曾經去過之地,心中千萬份感慨。
    dongpo

  8. 謝小達 說道:

    在蘭嶼當兵實在太妙了
    我只有看到已經荒廢的軍營
    蘭嶼真的很美!!!我覺得要是我可以選我也希望我在那當兵 應該可以有足夠時間看完這美麗的人之島….

    有空也歡迎來參觀我的明信片創作 謝謝
    http://blog.pixnet.net/ilikepostcard

  9. 大白熊 說道:

    何大哥:
    我是兩年前上來貼文的大白熊,很喜歡閱讀您的文章,自己對GE也充滿興趣,所以經常上來逛逛。

    一直有個心願,就是將昔日在蘭嶼島上拍攝的點滴回憶圖像也整理到部落格上,但是到目前都還沒付諸行動,希望哪天開張時能請您上來指教!

    最近看完公共電視製作的「野性蘭嶼」影片(DVD),感覺蘭嶼已經與以前的印象有很多不同了,所幸有許多有志之士(如片中主角 夏曼‧藍波安),仍努力地延續她特有的文化傳承!

    透過部落格,看到許多朋友也有著同樣的心情,只期盼現代化文明的腳步能與她自然純真的本質和諧並進!

  10. 大白熊 說道:

    對了!
    在中研院「影音服務」區裡,有個「蘭嶼」專題。其中,劉小如教授在1993年製作的「蘭嶼角鴞的故事」影片中,曾經提到一段蘭嶼角鴞與蘭嶼指揮部之間的小故事,很有趣也很感人,也許可以緬懷一下昔日駐防在指揮部的時光吧!

  11. Steven 說道:

    大白熊,

    謝謝你再次光臨,讓我快樂的回憶重新又回蘭嶼走了一趟。

    我也順便更正了文章的部分文字,也將中研院鄧東波在2006/8/3~4所拍攝的照片作了連結。

    我很讚同你將昔日蘭嶼的照片整理到部落格上,也建議你可以用picasa,加上geotag的應用,轉換為Google Earth的kml檔案,那就不光只是照片的回憶而已,還可以搭配Google Earth實地走訪。

    技術上有需要我協助的地方,不要客氣!

  12. 猛沃營參一 說道:

    排長您好,

    看您的文章,您應該是210師的預官排長,請問您是步一營還是步三營? 我是69年5月第二航次到東莒,分發到步一營營部連,依時間推算,應該與您在東莒的時間有重疊。

  13. Steven 說道:

    猛沃營參一:

    哈哈!還真有意思!想不到還可以透過blog來"懷舊",不過我們這種年紀的人應該比較少有人還上網,還真想認識你!

    我是210師沒錯!步一營或步三營?太久以前的記憶都模糊了,好像是步三營第一連,到東莒時進駐到山洞,那時分配床位時,一打開床邊的抽屜,竟然有一個本子上的輔導長寫著我大學學長的名字,他後來當上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,世間巧合的事還真不少。

  14. 猛沃營參一 說道:

    排長好

    真高興遇到您,在網路上鬼混多年,遇到過許多曾在東莒服役過的長官與弟兄,但是您是第一位與我同時在東島時間重疊的。我在民國91年、96年、97年都曾回去東島,今年也預訂約幾個曾在金馬外島服役的軍友來個馬祖3日遊。

  15. ahsuli 說道:

    蘭嶼………
    我是(1468T)1984年六月於鳳山衛武營入伍
    結訓抽籤後被送到基隆韋昌嶺 以為中金馬獎了
    等船等了兩個禮拜 竟沒搭上船 反而上火車到花蓮
    塵埃落定進了 210師六二九旅步三營一連
    在玉里營部又受新兵訓兩個月….
    1984十月才到台東成功的駐地報到 又給整了大半年沒新兵了 …..一直菜到警備兵給解散
    駐台東成功後轉進泰源 再到花蓮佳山…..

    參一行政退伍……

  16. kopiook 說道:

    排長好!
    我是 1411T,72/5 下部隊到花蓮,(210師步四營一連)營部在榕樹,連部在太魯閣(今太管處所在),72/9移防西莒!
    當時有聽連上學長提起,本連有待過蘭嶼,利嘉,南華,太魯閣!
    以時間來算,應該是同一部隊!

  17. whiteleg 說道:

    放出去的管訓隊員,太可怕了!!!!!!!!!!!!!!

  18. ChiaNan 說道:

    版主與各位好
    我是蘭嶼部落文化基金會的專案企劃ChiaNan
    目前與夏曼藍波安先生一起在部落工作
    看到各位文中提到蘭嶼舊時光的影像
    我們目前正在廣泛找尋蘭嶼過去的影像照片
    不曉得是不是可以跟各位取得聯繫

    我的email:cnlin.81@gmail.com

    謝謝

  19. Wan 說道:

    意外發現這篇文章,勾起無限回憶。我是民國81年五月退伍離開蘭嶼,跟版主一樣是陸軍預官少尉排長,在島上待了八、九個月吧!那時是去守海防,島上約11個班哨點,我駐守野銀班哨,前山離蘭指部不遠處有連部,連長副連長輔導長都在連部,另一個預官排長駐守在機場班哨,只有我一個軍官在後山,所以自封為後山大王。弟兄們後來叫我"爛排"(台語),就知道我們過的是怎樣的日子。哎!一直想回去看看都沒機會,不知那人間仙境現在是何模樣?

  20. Jacky 說道:

    怎沒想過再回去看看呢???

  21. 海防老兵 說道:

    意外發現有人駐守野銀班哨,我比你早10年,不知我榙的草屋還在嗎

  22. Wan 說道:

    海防老兵:

    前輩你好,我沒有看到草屋,我們有三棟水泥屋,前面一棟是寢室,中間一棟中山室(兼餐廳),旁邊一棟廚房及浴室,最後面有個小茅房(糞坑),不知你說的草屋是不是指那小茅房?

  23. 橋隧 說道:

    有長官知道
    東清村以北 大約在草山附近
    有一個碩大的營區 由好幾排平房建構
    中間是個操場,
    請問這是當年職訓隊的位置嗎?
    謝謝

  24. 葉綠素 說道:

    橋隧兄,你說的那位置應該是勵德班沒錯

  25. 班哨兵 說道:

    各位學長、長官好
    我是1571梯,4B2C 在1988年12月中至1990年3月駐守蘭嶼野銀班哨,在那一段時期,可以說是我在服役中最快樂愜意的時候,至今仍時常懷念當時的情景,但我日前在Google藍嶼野銀時,卻發現野銀班哨已經廢棄了,班哨前那堵石頭牆也不見了〈我曾參與建造〉,心中真是有點失落。想請問各位學長、長官,是否知道野銀斑哨相關訊息,還有陸軍海防何時撤離蘭嶼?煩請告知,不勝感激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
(必填)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